头部banner

母亲的眼泪

出自: 2019年第4期
字体: | |



  母亲是一个开朗爱笑的人。在我的印象中,母亲极少流泪。即使在清苦的日子里,她也始终一副笑脸,笑着给我们缝补衣裳,笑着给我们做一日三餐。但母亲的三次流泪,深深地刻在我的心里。


  那年我6岁,别的孩子都已经去读幼儿园了,而我因为家里穷,遇到生人说话还有点口吃,迟迟没有入学。母亲说草药卖了钱就留着给我攒着当学费,于是我兴冲冲地跟母亲爬山去挖草药。正值盛夏,虽然母亲贴心地为我准备了草帽,我还是热得小脸通红。我们到小溪边洗脸凉快,无意遇到了祖母。得知我们挖草药的缘由,祖母大笑:“当学费?嘿嘿,丫头长大了就是围着灶台转悠,嫁了人更是成了泼出去的水,还去上学费那个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分忧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9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